新开天龙sf发布网-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-天龙八部SF发布网-天龙私服

新开天龙sf发布网

南海鳄神冷笑道:“我是恶得不能再恶的大恶人,作事越恶越好。老子生平只有一条规矩,乃是不杀无力还之人。此外是无所不为,无恶不作。你乖乖的自己除下面幕来,不必麻烦老子动。”木婉清颤声道:“你当真非看不可?”南海鳄神怒道:“你再罗里罗嗦,就不但除你面幕,连你全身衣衫也剥你妈个清光。老子不扭断你脖子,却扭断你两只、两只脚,这总可以吧?”段誉说道:“岳二爷,你说过不伤她性命的。再说,你的徒弟学不到你武功的一成,死了反而更好,免得活在世上,教你大失面子。”南海鳄神点头道:“这话倒也有理。岳老二的面子是万万失不得的。”问木婉清道:“我徒儿看到了你容貌没有?”木婉清咬牙道:“没有!”南海鳄神道:“好!霸这小子死不瞑目,让我来瞧瞧你的相貌。看你到底是个丑八怪,还是个天仙般的美女。”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,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

  • 博客访问: 8467948111
  • 博文数量: 38353
  • 用 户 组: 普通用户
  • 注册时间:12-12
  • 认证徽章:
个人简介

南海鳄神冷笑道:“我是恶得不能再恶的大恶人,作事越恶越好。老子生平只有一条规矩,乃是不杀无力还之人。此外是无所不为,无恶不作。你乖乖的自己除下面幕来,不必麻烦老子动。”木婉清颤声道:“你当真非看不可?”南海鳄神怒道:“你再罗里罗嗦,就不但除你面幕,连你全身衣衫也剥你妈个清光。老子不扭断你脖子,却扭断你两只、两只脚,这总可以吧?”南海鳄神冷笑道:“我是恶得不能再恶的大恶人,作事越恶越好。老子生平只有一条规矩,乃是不杀无力还之人。此外是无所不为,无恶不作。你乖乖的自己除下面幕来,不必麻烦老子动。”木婉清颤声道:“你当真非看不可?”南海鳄神怒道:“你再罗里罗嗦,就不但除你面幕,连你全身衣衫也剥你妈个清光。老子不扭断你脖子,却扭断你两只、两只脚,这总可以吧?”南海鳄神冷笑道:“我是恶得不能再恶的大恶人,作事越恶越好。老子生平只有一条规矩,乃是不杀无力还之人。此外是无所不为,无恶不作。你乖乖的自己除下面幕来,不必麻烦老子动。”木婉清颤声道:“你当真非看不可?”南海鳄神怒道:“你再罗里罗嗦,就不但除你面幕,连你全身衣衫也剥你妈个清光。老子不扭断你脖子,却扭断你两只、两只脚,这总可以吧?”,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。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南海鳄神冷笑道:“我是恶得不能再恶的大恶人,作事越恶越好。老子生平只有一条规矩,乃是不杀无力还之人。此外是无所不为,无恶不作。你乖乖的自己除下面幕来,不必麻烦老子动。”木婉清颤声道:“你当真非看不可?”南海鳄神怒道:“你再罗里罗嗦,就不但除你面幕,连你全身衣衫也剥你妈个清光。老子不扭断你脖子,却扭断你两只、两只脚,这总可以吧?”。

文章分类

全部博文(38494)

文章存档

2015年(67123)

2014年(71394)

2013年(71554)

2012年(77502)

订阅
天龙sf 12-12

分类: 王者天龙八部私服

段誉说道:“岳二爷,你说过不伤她性命的。再说,你的徒弟学不到你武功的一成,死了反而更好,免得活在世上,教你大失面子。”南海鳄神点头道:“这话倒也有理。岳老二的面子是万万失不得的。”问木婉清道:“我徒儿看到了你容貌没有?”木婉清咬牙道:“没有!”南海鳄神道:“好!霸这小子死不瞑目,让我来瞧瞧你的相貌。看你到底是个丑八怪,还是个天仙般的美女。”南海鳄神冷笑道:“我是恶得不能再恶的大恶人,作事越恶越好。老子生平只有一条规矩,乃是不杀无力还之人。此外是无所不为,无恶不作。你乖乖的自己除下面幕来,不必麻烦老子动。”木婉清颤声道:“你当真非看不可?”南海鳄神怒道:“你再罗里罗嗦,就不但除你面幕,连你全身衣衫也剥你妈个清光。老子不扭断你脖子,却扭断你两只、两只脚,这总可以吧?”,段誉说道:“岳二爷,你说过不伤她性命的。再说,你的徒弟学不到你武功的一成,死了反而更好,免得活在世上,教你大失面子。”南海鳄神点头道:“这话倒也有理。岳老二的面子是万万失不得的。”问木婉清道:“我徒儿看到了你容貌没有?”木婉清咬牙道:“没有!”南海鳄神道:“好!霸这小子死不瞑目,让我来瞧瞧你的相貌。看你到底是个丑八怪,还是个天仙般的美女。”段誉说道:“岳二爷,你说过不伤她性命的。再说,你的徒弟学不到你武功的一成,死了反而更好,免得活在世上,教你大失面子。”南海鳄神点头道:“这话倒也有理。岳老二的面子是万万失不得的。”问木婉清道:“我徒儿看到了你容貌没有?”木婉清咬牙道:“没有!”南海鳄神道:“好!霸这小子死不瞑目,让我来瞧瞧你的相貌。看你到底是个丑八怪,还是个天仙般的美女。”。段誉说道:“岳二爷,你说过不伤她性命的。再说,你的徒弟学不到你武功的一成,死了反而更好,免得活在世上,教你大失面子。”南海鳄神点头道:“这话倒也有理。岳老二的面子是万万失不得的。”问木婉清道:“我徒儿看到了你容貌没有?”木婉清咬牙道:“没有!”南海鳄神道:“好!霸这小子死不瞑目,让我来瞧瞧你的相貌。看你到底是个丑八怪,还是个天仙般的美女。”段誉说道:“岳二爷,你说过不伤她性命的。再说,你的徒弟学不到你武功的一成,死了反而更好,免得活在世上,教你大失面子。”南海鳄神点头道:“这话倒也有理。岳老二的面子是万万失不得的。”问木婉清道:“我徒儿看到了你容貌没有?”木婉清咬牙道:“没有!”南海鳄神道:“好!霸这小子死不瞑目,让我来瞧瞧你的相貌。看你到底是个丑八怪,还是个天仙般的美女。”,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。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段誉说道:“岳二爷,你说过不伤她性命的。再说,你的徒弟学不到你武功的一成,死了反而更好,免得活在世上,教你大失面子。”南海鳄神点头道:“这话倒也有理。岳老二的面子是万万失不得的。”问木婉清道:“我徒儿看到了你容貌没有?”木婉清咬牙道:“没有!”南海鳄神道:“好!霸这小子死不瞑目,让我来瞧瞧你的相貌。看你到底是个丑八怪,还是个天仙般的美女。”。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段誉说道:“岳二爷,你说过不伤她性命的。再说,你的徒弟学不到你武功的一成,死了反而更好,免得活在世上,教你大失面子。”南海鳄神点头道:“这话倒也有理。岳老二的面子是万万失不得的。”问木婉清道:“我徒儿看到了你容貌没有?”木婉清咬牙道:“没有!”南海鳄神道:“好!霸这小子死不瞑目,让我来瞧瞧你的相貌。看你到底是个丑八怪,还是个天仙般的美女。”。南海鳄神冷笑道:“我是恶得不能再恶的大恶人,作事越恶越好。老子生平只有一条规矩,乃是不杀无力还之人。此外是无所不为,无恶不作。你乖乖的自己除下面幕来,不必麻烦老子动。”木婉清颤声道:“你当真非看不可?”南海鳄神怒道:“你再罗里罗嗦,就不但除你面幕,连你全身衣衫也剥你妈个清光。老子不扭断你脖子,却扭断你两只、两只脚,这总可以吧?”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段誉说道:“岳二爷,你说过不伤她性命的。再说,你的徒弟学不到你武功的一成,死了反而更好,免得活在世上,教你大失面子。”南海鳄神点头道:“这话倒也有理。岳老二的面子是万万失不得的。”问木婉清道:“我徒儿看到了你容貌没有?”木婉清咬牙道:“没有!”南海鳄神道:“好!霸这小子死不瞑目,让我来瞧瞧你的相貌。看你到底是个丑八怪,还是个天仙般的美女。”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。南海鳄神冷笑道:“我是恶得不能再恶的大恶人,作事越恶越好。老子生平只有一条规矩,乃是不杀无力还之人。此外是无所不为,无恶不作。你乖乖的自己除下面幕来,不必麻烦老子动。”木婉清颤声道:“你当真非看不可?”南海鳄神怒道:“你再罗里罗嗦,就不但除你面幕,连你全身衣衫也剥你妈个清光。老子不扭断你脖子,却扭断你两只、两只脚,这总可以吧?”,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,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南海鳄神冷笑道:“我是恶得不能再恶的大恶人,作事越恶越好。老子生平只有一条规矩,乃是不杀无力还之人。此外是无所不为,无恶不作。你乖乖的自己除下面幕来,不必麻烦老子动。”木婉清颤声道:“你当真非看不可?”南海鳄神怒道:“你再罗里罗嗦,就不但除你面幕,连你全身衣衫也剥你妈个清光。老子不扭断你脖子,却扭断你两只、两只脚,这总可以吧?”段誉说道:“岳二爷,你说过不伤她性命的。再说,你的徒弟学不到你武功的一成,死了反而更好,免得活在世上,教你大失面子。”南海鳄神点头道:“这话倒也有理。岳老二的面子是万万失不得的。”问木婉清道:“我徒儿看到了你容貌没有?”木婉清咬牙道:“没有!”南海鳄神道:“好!霸这小子死不瞑目,让我来瞧瞧你的相貌。看你到底是个丑八怪,还是个天仙般的美女。”,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段誉说道:“岳二爷,你说过不伤她性命的。再说,你的徒弟学不到你武功的一成,死了反而更好,免得活在世上,教你大失面子。”南海鳄神点头道:“这话倒也有理。岳老二的面子是万万失不得的。”问木婉清道:“我徒儿看到了你容貌没有?”木婉清咬牙道:“没有!”南海鳄神道:“好!霸这小子死不瞑目,让我来瞧瞧你的相貌。看你到底是个丑八怪,还是个天仙般的美女。”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。

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,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段誉说道:“岳二爷,你说过不伤她性命的。再说,你的徒弟学不到你武功的一成,死了反而更好,免得活在世上,教你大失面子。”南海鳄神点头道:“这话倒也有理。岳老二的面子是万万失不得的。”问木婉清道:“我徒儿看到了你容貌没有?”木婉清咬牙道:“没有!”南海鳄神道:“好!霸这小子死不瞑目,让我来瞧瞧你的相貌。看你到底是个丑八怪,还是个天仙般的美女。”。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段誉说道:“岳二爷,你说过不伤她性命的。再说,你的徒弟学不到你武功的一成,死了反而更好,免得活在世上,教你大失面子。”南海鳄神点头道:“这话倒也有理。岳老二的面子是万万失不得的。”问木婉清道:“我徒儿看到了你容貌没有?”木婉清咬牙道:“没有!”南海鳄神道:“好!霸这小子死不瞑目,让我来瞧瞧你的相貌。看你到底是个丑八怪,还是个天仙般的美女。”,南海鳄神冷笑道:“我是恶得不能再恶的大恶人,作事越恶越好。老子生平只有一条规矩,乃是不杀无力还之人。此外是无所不为,无恶不作。你乖乖的自己除下面幕来,不必麻烦老子动。”木婉清颤声道:“你当真非看不可?”南海鳄神怒道:“你再罗里罗嗦,就不但除你面幕,连你全身衣衫也剥你妈个清光。老子不扭断你脖子,却扭断你两只、两只脚,这总可以吧?”。段誉说道:“岳二爷,你说过不伤她性命的。再说,你的徒弟学不到你武功的一成,死了反而更好,免得活在世上,教你大失面子。”南海鳄神点头道:“这话倒也有理。岳老二的面子是万万失不得的。”问木婉清道:“我徒儿看到了你容貌没有?”木婉清咬牙道:“没有!”南海鳄神道:“好!霸这小子死不瞑目,让我来瞧瞧你的相貌。看你到底是个丑八怪,还是个天仙般的美女。”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。段誉说道:“岳二爷,你说过不伤她性命的。再说,你的徒弟学不到你武功的一成,死了反而更好,免得活在世上,教你大失面子。”南海鳄神点头道:“这话倒也有理。岳老二的面子是万万失不得的。”问木婉清道:“我徒儿看到了你容貌没有?”木婉清咬牙道:“没有!”南海鳄神道:“好!霸这小子死不瞑目,让我来瞧瞧你的相貌。看你到底是个丑八怪,还是个天仙般的美女。”段誉说道:“岳二爷,你说过不伤她性命的。再说,你的徒弟学不到你武功的一成,死了反而更好,免得活在世上,教你大失面子。”南海鳄神点头道:“这话倒也有理。岳老二的面子是万万失不得的。”问木婉清道:“我徒儿看到了你容貌没有?”木婉清咬牙道:“没有!”南海鳄神道:“好!霸这小子死不瞑目,让我来瞧瞧你的相貌。看你到底是个丑八怪,还是个天仙般的美女。”段誉说道:“岳二爷,你说过不伤她性命的。再说,你的徒弟学不到你武功的一成,死了反而更好,免得活在世上,教你大失面子。”南海鳄神点头道:“这话倒也有理。岳老二的面子是万万失不得的。”问木婉清道:“我徒儿看到了你容貌没有?”木婉清咬牙道:“没有!”南海鳄神道:“好!霸这小子死不瞑目,让我来瞧瞧你的相貌。看你到底是个丑八怪,还是个天仙般的美女。”段誉说道:“岳二爷,你说过不伤她性命的。再说,你的徒弟学不到你武功的一成,死了反而更好,免得活在世上,教你大失面子。”南海鳄神点头道:“这话倒也有理。岳老二的面子是万万失不得的。”问木婉清道:“我徒儿看到了你容貌没有?”木婉清咬牙道:“没有!”南海鳄神道:“好!霸这小子死不瞑目,让我来瞧瞧你的相貌。看你到底是个丑八怪,还是个天仙般的美女。”。南海鳄神冷笑道:“我是恶得不能再恶的大恶人,作事越恶越好。老子生平只有一条规矩,乃是不杀无力还之人。此外是无所不为,无恶不作。你乖乖的自己除下面幕来,不必麻烦老子动。”木婉清颤声道:“你当真非看不可?”南海鳄神怒道:“你再罗里罗嗦,就不但除你面幕,连你全身衣衫也剥你妈个清光。老子不扭断你脖子,却扭断你两只、两只脚,这总可以吧?”南海鳄神冷笑道:“我是恶得不能再恶的大恶人,作事越恶越好。老子生平只有一条规矩,乃是不杀无力还之人。此外是无所不为,无恶不作。你乖乖的自己除下面幕来,不必麻烦老子动。”木婉清颤声道:“你当真非看不可?”南海鳄神怒道:“你再罗里罗嗦,就不但除你面幕,连你全身衣衫也剥你妈个清光。老子不扭断你脖子,却扭断你两只、两只脚,这总可以吧?”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段誉说道:“岳二爷,你说过不伤她性命的。再说,你的徒弟学不到你武功的一成,死了反而更好,免得活在世上,教你大失面子。”南海鳄神点头道:“这话倒也有理。岳老二的面子是万万失不得的。”问木婉清道:“我徒儿看到了你容貌没有?”木婉清咬牙道:“没有!”南海鳄神道:“好!霸这小子死不瞑目,让我来瞧瞧你的相貌。看你到底是个丑八怪,还是个天仙般的美女。”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段誉说道:“岳二爷,你说过不伤她性命的。再说,你的徒弟学不到你武功的一成,死了反而更好,免得活在世上,教你大失面子。”南海鳄神点头道:“这话倒也有理。岳老二的面子是万万失不得的。”问木婉清道:“我徒儿看到了你容貌没有?”木婉清咬牙道:“没有!”南海鳄神道:“好!霸这小子死不瞑目,让我来瞧瞧你的相貌。看你到底是个丑八怪,还是个天仙般的美女。”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。南海鳄神冷笑道:“我是恶得不能再恶的大恶人,作事越恶越好。老子生平只有一条规矩,乃是不杀无力还之人。此外是无所不为,无恶不作。你乖乖的自己除下面幕来,不必麻烦老子动。”木婉清颤声道:“你当真非看不可?”南海鳄神怒道:“你再罗里罗嗦,就不但除你面幕,连你全身衣衫也剥你妈个清光。老子不扭断你脖子,却扭断你两只、两只脚,这总可以吧?”,南海鳄神冷笑道:“我是恶得不能再恶的大恶人,作事越恶越好。老子生平只有一条规矩,乃是不杀无力还之人。此外是无所不为,无恶不作。你乖乖的自己除下面幕来,不必麻烦老子动。”木婉清颤声道:“你当真非看不可?”南海鳄神怒道:“你再罗里罗嗦,就不但除你面幕,连你全身衣衫也剥你妈个清光。老子不扭断你脖子,却扭断你两只、两只脚,这总可以吧?”,南海鳄神冷笑道:“我是恶得不能再恶的大恶人,作事越恶越好。老子生平只有一条规矩,乃是不杀无力还之人。此外是无所不为,无恶不作。你乖乖的自己除下面幕来,不必麻烦老子动。”木婉清颤声道:“你当真非看不可?”南海鳄神怒道:“你再罗里罗嗦,就不但除你面幕,连你全身衣衫也剥你妈个清光。老子不扭断你脖子,却扭断你两只、两只脚,这总可以吧?”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南海鳄神冷笑道:“我是恶得不能再恶的大恶人,作事越恶越好。老子生平只有一条规矩,乃是不杀无力还之人。此外是无所不为,无恶不作。你乖乖的自己除下面幕来,不必麻烦老子动。”木婉清颤声道:“你当真非看不可?”南海鳄神怒道:“你再罗里罗嗦,就不但除你面幕,连你全身衣衫也剥你妈个清光。老子不扭断你脖子,却扭断你两只、两只脚,这总可以吧?”,段誉说道:“岳二爷,你说过不伤她性命的。再说,你的徒弟学不到你武功的一成,死了反而更好,免得活在世上,教你大失面子。”南海鳄神点头道:“这话倒也有理。岳老二的面子是万万失不得的。”问木婉清道:“我徒儿看到了你容貌没有?”木婉清咬牙道:“没有!”南海鳄神道:“好!霸这小子死不瞑目,让我来瞧瞧你的相貌。看你到底是个丑八怪,还是个天仙般的美女。”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木婉清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自己曾在师父之前立下毒誓,倘若南海鳄神伸来强揭面幕,自己自然无法杀他,难道能嫁给此人?忙道:“你是武林的成名高人,岂能作这等卑鄙下流之事?”。

阅读(66875) | 评论(56717) | 转发(13166) |

上一篇:好天龙sf发布网

下一篇:sf天龙发布网

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!~~

汪智慧2019-12-12

张玉明段誉大急,叫道:“喂,你真刺还是假刺?你刺聋了我耳朵,有本事治得好吗?”那女郎呸的一声,说道:“姑娘杀了人也治得活,你若不信,那就试试。”段誉忙道:“我信,我信!那倒不用试了。”

那女郎见他开口说话,算是服了自己,也就不再折磨他了,提起他放上马鞍,自己跃进上马背,这一次居然将他放得头高脚低,优待了些。段誉不再受那倒悬之苦,足被缚处虽仍疼痛,但比之适才在地下横拖倒曳,却已有天渊之别,也就不敢再说话惹她生气。那女郎见他如此倔强,怒道:“好!你装聋作哑,我索性叫你真的做了聋子。”伸入怀,摸出一柄匕首来,刃锋长约寸,寒光一闪一闪,向着他走近两步,提起匕首对准他左耳,喝道:“你有没听见我的说话?你这只耳朵还要不要了?”段誉仍是不理。那女郎眼露凶光,一提,匕首便要往他耳刺落。。那女郎见他如此倔强,怒道:“好!你装聋作哑,我索性叫你真的做了聋子。”伸入怀,摸出一柄匕首来,刃锋长约寸,寒光一闪一闪,向着他走近两步,提起匕首对准他左耳,喝道:“你有没听见我的说话?你这只耳朵还要不要了?”段誉仍是不理。那女郎眼露凶光,一提,匕首便要往他耳刺落。那女郎见他如此倔强,怒道:“好!你装聋作哑,我索性叫你真的做了聋子。”伸入怀,摸出一柄匕首来,刃锋长约寸,寒光一闪一闪,向着他走近两步,提起匕首对准他左耳,喝道:“你有没听见我的说话?你这只耳朵还要不要了?”段誉仍是不理。那女郎眼露凶光,一提,匕首便要往他耳刺落。,那女郎见他如此倔强,怒道:“好!你装聋作哑,我索性叫你真的做了聋子。”伸入怀,摸出一柄匕首来,刃锋长约寸,寒光一闪一闪,向着他走近两步,提起匕首对准他左耳,喝道:“你有没听见我的说话?你这只耳朵还要不要了?”段誉仍是不理。那女郎眼露凶光,一提,匕首便要往他耳刺落。。

樊小楠12-12

段誉大急,叫道:“喂,你真刺还是假刺?你刺聋了我耳朵,有本事治得好吗?”那女郎呸的一声,说道:“姑娘杀了人也治得活,你若不信,那就试试。”段誉忙道:“我信,我信!那倒不用试了。”,那女郎见他如此倔强,怒道:“好!你装聋作哑,我索性叫你真的做了聋子。”伸入怀,摸出一柄匕首来,刃锋长约寸,寒光一闪一闪,向着他走近两步,提起匕首对准他左耳,喝道:“你有没听见我的说话?你这只耳朵还要不要了?”段誉仍是不理。那女郎眼露凶光,一提,匕首便要往他耳刺落。。那女郎见他开口说话,算是服了自己,也就不再折磨他了,提起他放上马鞍,自己跃进上马背,这一次居然将他放得头高脚低,优待了些。段誉不再受那倒悬之苦,足被缚处虽仍疼痛,但比之适才在地下横拖倒曳,却已有天渊之别,也就不敢再说话惹她生气。。

姜胜琴12-12

那女郎见他开口说话,算是服了自己,也就不再折磨他了,提起他放上马鞍,自己跃进上马背,这一次居然将他放得头高脚低,优待了些。段誉不再受那倒悬之苦,足被缚处虽仍疼痛,但比之适才在地下横拖倒曳,却已有天渊之别,也就不敢再说话惹她生气。,那女郎见他开口说话,算是服了自己,也就不再折磨他了,提起他放上马鞍,自己跃进上马背,这一次居然将他放得头高脚低,优待了些。段誉不再受那倒悬之苦,足被缚处虽仍疼痛,但比之适才在地下横拖倒曳,却已有天渊之别,也就不敢再说话惹她生气。。段誉大急,叫道:“喂,你真刺还是假刺?你刺聋了我耳朵,有本事治得好吗?”那女郎呸的一声,说道:“姑娘杀了人也治得活,你若不信,那就试试。”段誉忙道:“我信,我信!那倒不用试了。”。

叶虹尘12-12

那女郎见他如此倔强,怒道:“好!你装聋作哑,我索性叫你真的做了聋子。”伸入怀,摸出一柄匕首来,刃锋长约寸,寒光一闪一闪,向着他走近两步,提起匕首对准他左耳,喝道:“你有没听见我的说话?你这只耳朵还要不要了?”段誉仍是不理。那女郎眼露凶光,一提,匕首便要往他耳刺落。,那女郎见他开口说话,算是服了自己,也就不再折磨他了,提起他放上马鞍,自己跃进上马背,这一次居然将他放得头高脚低,优待了些。段誉不再受那倒悬之苦,足被缚处虽仍疼痛,但比之适才在地下横拖倒曳,却已有天渊之别,也就不敢再说话惹她生气。。那女郎见他开口说话,算是服了自己,也就不再折磨他了,提起他放上马鞍,自己跃进上马背,这一次居然将他放得头高脚低,优待了些。段誉不再受那倒悬之苦,足被缚处虽仍疼痛,但比之适才在地下横拖倒曳,却已有天渊之别,也就不敢再说话惹她生气。。

杨霁12-12

那女郎见他如此倔强,怒道:“好!你装聋作哑,我索性叫你真的做了聋子。”伸入怀,摸出一柄匕首来,刃锋长约寸,寒光一闪一闪,向着他走近两步,提起匕首对准他左耳,喝道:“你有没听见我的说话?你这只耳朵还要不要了?”段誉仍是不理。那女郎眼露凶光,一提,匕首便要往他耳刺落。,段誉大急,叫道:“喂,你真刺还是假刺?你刺聋了我耳朵,有本事治得好吗?”那女郎呸的一声,说道:“姑娘杀了人也治得活,你若不信,那就试试。”段誉忙道:“我信,我信!那倒不用试了。”。那女郎见他如此倔强,怒道:“好!你装聋作哑,我索性叫你真的做了聋子。”伸入怀,摸出一柄匕首来,刃锋长约寸,寒光一闪一闪,向着他走近两步,提起匕首对准他左耳,喝道:“你有没听见我的说话?你这只耳朵还要不要了?”段誉仍是不理。那女郎眼露凶光,一提,匕首便要往他耳刺落。。

刘雪斯里12-12

那女郎见他开口说话,算是服了自己,也就不再折磨他了,提起他放上马鞍,自己跃进上马背,这一次居然将他放得头高脚低,优待了些。段誉不再受那倒悬之苦,足被缚处虽仍疼痛,但比之适才在地下横拖倒曳,却已有天渊之别,也就不敢再说话惹她生气。,那女郎见他如此倔强,怒道:“好!你装聋作哑,我索性叫你真的做了聋子。”伸入怀,摸出一柄匕首来,刃锋长约寸,寒光一闪一闪,向着他走近两步,提起匕首对准他左耳,喝道:“你有没听见我的说话?你这只耳朵还要不要了?”段誉仍是不理。那女郎眼露凶光,一提,匕首便要往他耳刺落。。那女郎见他开口说话,算是服了自己,也就不再折磨他了,提起他放上马鞍,自己跃进上马背,这一次居然将他放得头高脚低,优待了些。段誉不再受那倒悬之苦,足被缚处虽仍疼痛,但比之适才在地下横拖倒曳,却已有天渊之别,也就不敢再说话惹她生气。。

评论热议
请登录后评论。

登录 注册